铁矿石期货被操纵?举报人是冒充的,已亏200多万

最近,连续多日大涨的铁矿石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而7月4日的一封举报信更是将铁矿石期货推向风口浪尖。

一、永安期货遭举报

7月4日午间,一封落款为“一名铁矿石期货研究者”的举报信在市场间流传。这封信列举了铁矿石期货暴涨背后的“内幕”,并直指“永安期货涉嫌恶意操纵期货市场”。

举报信指出,铁矿石期货在大半年从450元/吨涨至900元/吨,上涨幅度接近100%,而我国高品位铁矿石主要依靠进口,对外依存度约80%,铁矿石大幅上涨会导致国家巨额外汇损失。

另外,举报信表示,供给侧改革结束了国内钢材市场上“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使得原来归属于“地条钢”的利润流向正规钢企。

但是,2019年以来,铁矿石大幅上涨吞噬了钢铁行业的利润,一方面铁矿石暴涨推升了钢材成本,使下游企业成本增加,经营困难;另一方面,钢厂利润大幅缩水,暴利尽落海外矿山之手。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举报信认为,铁矿石价格高涨的背后,永安期货等资金有恶意操纵期货市场的嫌疑。

根据举报信的介绍,永安期货旗下拥有永安资本、永安国富、南山对冲、浙江中邦、善成投资等合作深厚的公司,而且持仓规模位居前列。

目前,铁矿石期货的总持仓为240万手,而永安期货的多头总持仓为19.6万手,空头总持仓为6.3万手,多空持仓占市场容量的10.8%,比第二名中信期货的持仓多出近一倍。

同时,举报信表示,2019年以来,永安期货旗下的“永安研究”,利用燕京汇沙龙纪要,多次就铁矿石等发布强烈看多观点,而且引起了市场的广泛传播。

根据2019年6月28日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操纵期货市场、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永安期货席位存在“利用信息优势操纵”“跨期、现货市场操纵”,可以被认定为刑法规定的“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

举报信流出后,有传闻称永安期货已经被监管层调研,铁矿石期货价格应声大跌。7月4日当天收盘时,铁矿石期货下跌3.77%,报收于868元/吨,成交量350.17万手,持仓量148.74万手,比前一交易日减仓14.21万手。

到了今天,铁矿石期货继续下跌了5.85%,报收于829.5元/吨。而就在7月3日,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还创出新高,一度涨至911.5元/吨。

随后,永安期货方面进行了辟谣,声称近期没有监管层去永安调研了解情况,公司也不存在恶意操纵期货市场的嫌疑。

再接下来,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所谓的举报人“反水”,也站出来辟谣了!举报信上写有李某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等信息,而李某则通过微博和朋友圈进行了否认,声称不是自己写的。

李某在7月3日晚间的微博中写道,“老夫一手矿单子也没有!一把空聚丙烯和乙二醇都被多头干爆了!一声不吭地扛了200多万亏损。还有人冒充我!”。

那么,为什么有人会冒充李某呢?原来,他曾多次举报这些期货公司,是期货界的大名人。

早在2016年8月时,李某曾对玻璃1809合约逼仓事件进行举报,最终上市公司远大控股的全资子公司远大物产因涉嫌操纵期货市场被调查,时任远大控股总裁吴向东辞职

2017年的8月6日,他再度实名发布名为《一百名中国投资市场散户实名上证监会刘主席并方副主席举报书——商品期货黑色系原料端被瑞钢联和热联系大资金操控爆炒举报实录》的举报信,矛头直指永安期货、中信期货、国泰期货、北京金鹏等4多头席位坐庄黑色系。

二、铁矿石价格为何暴涨?

2019年以来,铁矿石无疑是大宗商品市场的“明星”。从年初算起,铁矿石期货价格从470元一路上涨至最近的高点911.5元。半年多的时间里,累计涨幅超过90%。那么,铁矿石价格为何一路走高呢?

供给端来看,2019年1月底,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生产供应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遭遇矿难,驱动了铁矿石的第一波行情。

3月份开始,澳洲飓风对澳洲最大铁矿石供应商力拓(Rio Tinto)和必和必拓(BHP)的影响再次发酵,驱动了铁矿石的第二波行情,海外主要铁矿石厂商确定性减产的消息逐渐深入人心。

需求端方面,在年初相对偏高的钢厂利润叠加环保限产松动的背景下,我国钢企的开工率居高不下,钢铁产量飙升,令铁矿石需求一直维持在较为旺盛的状态。

2018年,铁矿石市场已经基本实现了供需的均衡,不再是过去长期以来的供应大幅过剩,而2019年铁矿石供需两端都出现了超预期的表现,使铁矿石的供需矛盾不断加剧。

可以说,中国钢材需求的持续增长,大周期铁矿产能以及投资的减少,是造成这轮铁矿石期货价格持续上涨的主要原因。

三、中钢协喊话严打乱涨价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深陷舆论漩涡的铁矿石也引来了监管层的关注。

7月5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屈秀丽在上海召开的第四届中国钢铁金融衍生品国际大会上表示,2019年以来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有钢铁产量大幅增长、巴西矿难和澳洲飓风的影响,但是也不排除市场过度解读、资本进入炒作的因素,具有不合理、不可持续性。

屈秀丽表示,中国钢铁协会目前已经在向国家有关部委以及监管机构在反映行业、市场存在的有关问题,希望进一步加强调查核监管力度,规范市场行为,维护铁矿石市场的正常竞争秩序,促使铁矿石价格合理合规。

其实,为了遏制铁矿石价格炒作,大商所之前也采取了相关措施。5月29日,大商所发出通知,规定自次日起提高铁矿石相关期货合约的手续费

6月14日,大商所再度发出通知,提高铁矿石品种涨跌停板幅度和最低交易保证金。大商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些举措是为了进一步强化监管、遏制潜在的过度投机行为、有效防范风险,确保市场安全稳定运行。

更早的5月9日,国家发改委网站也发布了《关于做好2019年重点领域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到,要维护铁矿石市场平稳运行。积极研究促进国内铁矿山发展的相关政策,增加国内铁矿石有效供给。

另外,有消息称,由中国主流钢企作为成员单位组成的“进口铁矿石工作小组”目前已经成立,这个工作小组在一定程度上正是因为铁矿石2019年上半年大幅涨价的问题而设立的。

根据媒体报道,工作小组的主要工作职能是,研究进口铁矿石市场有关的重大问题,包括铁矿石供给保障、进口铁矿石定价机制等;跟踪了解进口铁矿石市场的发展现状和趋势;协调进口铁矿石市场出现的问题;向政府有关部门提出维护进口铁矿石市场秩序和平稳运行的相关建议。

另外,这个工作组的组长单位为宝武集团,成员单位则包括宝武、鞍钢、首钢、河钢、沙钢、马钢、华菱、山钢等中国最主流的钢铁企业。可以想象,接下来,针对铁矿石涨价问题的系列调研工作可能会陆续展开。

投资者必须要意识到,中国铁矿石的供需没有发生根本变化,后期进口铁矿石价格大幅上涨不可持续,主要国外矿山产量已经逐步恢复,国产矿呈增加趋势,钢企生产增速将逐步回落,下半年铁矿石可能是供大于求。

版权声明:
作者:admin
链接:https://www.2seo.co/pjfdjttscltkssmkl7fy/
来源:外汇赢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